老酒如賭

翻了翻書,人類的歷史和飲酒脫不了關係。無論是尼羅河畔的葡萄園,或是商人嗜酒、醴和鬯的文字紀錄,在在都反映出當時民風的普遍現象。酒就像是古人的含糖飲料,喝多傷身,不喝傷心。

剛拿出玉山白蘭地,Esther 阻止我,「你買了整櫃子,喝好一點吧。」那就是你了,Otard XO
Continue reading

那一年我們看過的金牌

說實話,這年頭的隱私,比張衛生紙還不值錢。或許是因為上網看過幾支酒,現在我每天點開的網站、網頁、社交媒體,都是滿滿的烈酒廣告。想當年,舉凡菸酒、檳榔,都是需要防制的有害對象。但在酒商的金錢攻勢下,沒有微醺不算潮,有青才敢大聲。菸商們不想改行嗎?

酒是買了,但你知道是為什麼買的嗎?
Continue reading

愛倫之水─Arran Sherry Cask ‘The Bodega’ 雪莉桶威士忌

快報一下,疫情未歇,還是只能躲在家中。樓上鄰居幫朋友帶了一個兩歲的混血兒,精巧可愛。痛苦的是過去久住對岸的鄰居,不知道台北國宅的隔音不比上海豪宅,天天都讓過動的小孩在木頭地板上跑跳,每早八點到晚上八點。我的眼圈不知道還要黑多久。

藍藍的天,白白的雲。同樣的天,不一樣的我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