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宅的圖騰

記得剛牽車不久,偷笑之餘總是為了一件事情煩惱。這車什麼都好,就是紅路燈煞停之前有點兒糟。吱吱,吱吱,如同一捆鐵絲刮在鍋子的聲音,隨著車身劃破周遭的寧靜 (是的,還有機車騎士的白眼)。回廠檢修,說沒事;換了煞車盤,還是一樣吱吱吱。只要車速略快,稍稍含一下煞車,尖銳的「吱吱,吱吱」連高檔 MB Quart 喇叭都蓋不住。這個問題幾次抓不到,後來我就麻痺了,接受「環保材質來令片較大聲」的說法,並自己補上一句「這才是高級車」的結論。每每在路口我都會叫住 Esther:「你聽,那台賓士也是一樣吱吱吱ㄟ,高級車才這樣喔。」Esther 面無表情,「綠燈走了啦。」

只要住的是老房子,外觀上多少會看到這些爬滿外表的外接管線。唉,其實都是無奈啊
Continue reading

Save My Ass─IKEA VOLMAR 旋轉椅

撐了幾個星期,手上的工作出脫了一半,總算有閒處理這個「坐」的問題。剛好 IKEA 寄來新年度的型錄 (這也太巧了吧),又勾起了我的興趣。去年型錄上的分級今年已不復見,將所有款式列表打亂,有意思。此外實際檢查兩年的型錄,發現 2011 年已經抽掉辦公室椅 JERRIK,改以 VOLMAR 椅款代替。JERRIK 椅面採用單色純羊毛,或許在銷售上不如 VOLMAR 有羊毛和真皮兩種選擇來得好 (我猜)。還有我還很雞婆的發現今年型錄取消了「青少年房」,新增了「布織料品」類別。

去年的型錄有分級,不過只是曇花一現
Continue reading

誠實的 IKEA

IKEA 進入台灣也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由於新鮮,Esther 跟我去了環亞百貨地下樓的南京店許多次,甚至也曾去了新莊店兩次。午後隨意逛個 IKEA,然後繞到同樣位於地下樓的 FNAC 翻翻書,日子還蠻愜意的。不過這種舶來品生活用具,怎麼看就是不習慣。我們每次都是花個停車費逛花園,出來兩手空空。記得我還問朋友「你去都買什麼啊?是那些長得很奇怪的木碗,還是一包幾十塊的白色蠟燭?」

2011 年的型錄來了,你有了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