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和最高─McGibbon’s Premium Reserve Blend Scorch Whisky

疫情不歇,全國開始進入三級警戒。沒辦法到外面亂晃,只好窩在家中。原本聽朋友的話,要多買幾支威士忌防疫。但今天心血來潮,開了支裝瓶廠 Douglas McGibbon 的 Premium Reserve 調和威士忌,大為滿意。

來自岳父的好東西,聽說十多年前是球敘或餐宴的熟面孔

想上網找找品牌來歷,但 Douglas McGibbon 總是和 Douglas Laing & Co 同時出現,這引起了我的興趣。初步知道 Douglas McGibbon & Co 和裝瓶大廠 Douglas Laing & Co 是姊妹公司。先來看這兩家公司的官網介紹:

Dogulas Laing & Co
Douglas Laing & Co 成立於 1948 年,由 Fred Douglas Laing 創辦,是一家領先的獨立調酒和裝瓶廠,專門生產傳統工法、小批次和單桶蘇格蘭威士忌。該公司從蘇格蘭各地最好的 (也通常是最稀有的) 酒廠庫存中人工挑選,並以蒸餾廠偏愛的高酒精濃度裝瓶,且不經冷濾或加色。

Dogulas Laing 官網。旗下產品豐富,而且好像開始要跨出裝瓶業務,開始設立蒸餾廠

Dogulas McGibbon & Co
Douglas McGibbon 從威士忌發源地艾雷島來到蘇格蘭大陸,確切地說是 1890 年代後期來到格拉斯哥 (Glasgow)。孫女 Moran McGibbon 的丈夫在 1947 年創立這家同名公司後,家族開始參與,並展現了家庭女性的力量。

Douglas McGibbon & Co 是一家獨立的家族企業,採用老式的工匠手法製作蘇格蘭威士忌並引以為傲。

Douglas McGibbon & Co 現在仍有 Clan Denny、McGibbon’s Golf 和 The Ribbon Range 三個系列

這兩家姊妹公司的關係很有趣,我從網路上找到這一段 2010 年 Whisky-News 網站和公司第二代兄弟檔 Fred 和 Stewart Laing 之間的訪談。

一開始搞不太清楚公司間的關係,還好找到這段 Whisky-News 的訪談

WH:能否請你說明一下 Douglas Laing & Co 和姊妹公司 McGibbon 之間的關係?

DL:你知道我的父親叫 Fred Douglas Laing,母親的婚前名字是 Morag McGibbon Hamilton,家人來自艾雷島。事實上她的許多家人都葬在 Bowmore 的圓形教堂墓地裡。老 Douglas McGibbon 過去在停業已久的 Loch Indaal 釀酒廠工作 (儘管不是管理階層)。上世紀 60 年代和 70 年代,我父親以 Douglas McGibbon & Co 為名推出了 McGibbon’s Premium Reserve 調和威士忌。他讓 Stewart 和我去這家公司「實習」,不要干擾他的蘇格蘭王 (KING OF SCOTS) 和皮爾斯 (HOUSE OF PEERS) 威士忌業務。歸功於我們 McGibbon 高爾夫球桿和高爾夫球袋的裝瓶產品 (今天你仍然可以在網站上看到它們),80 年代後期這個品牌在亞洲高爾夫社群間發展快速,讓我們獲得成功。

我猜,老 Fred 應該是不想讓娘家的人插手原本的威士忌事務,所以另外創了一家公司安頓他們 (公司名稱 McGibbon 就是娘家姓氏)。此外,2013 年後兄弟分拆,哥哥 Fred 掌管所有 Douglas Laing & Co (包含 McGibbon),弟弟 Stewart 另創 Hunter Laing & Co。

酒盒背側寫明公司的歷史。但上網找找,能知道更多

這支 McGibbon 高爾夫球袋瓷瓶是調和威士忌,並非今日流行的單一麥芽。但套句朋友說的:「只要年份夠,調和威士忌都沒話說。」 倒出來酒色濃陳紅亮,真香。

高爾夫球袋造型的瓷瓶
驗明正身。岳父是高球老手,有個一兩支球袋造型酒也是合理的

開瓶後,馬上倒一杯試試。我是品飲小白,多年來都是朝日啤酒和白蘭地下肚,威士忌也只會看標價。這酒酒體偏重,聞起來像烏梅汁,有蜜餞香,還有一絲絲葡萄味。喝起來不是明亮的花香調,而是酸梅湯、蜜餞,還有人頭馬白蘭地巧克力的味道。酒盒上說,這支 McGibbon’s Premium Reserve 使用的是珍藏的高年份高地原酒調和,然後以人工裝瓶而成。網路資料則說瓷瓶裡主要是珍藏的高年份原酒和稀有的 Oloroso 雪莉桶陳釀。近似於白蘭地的紅亮酒液,會讓我想再倒一杯。

瓶塞斷了。趕快拿牙籤救急

上一次喝調和威士忌,應該是百齡罈 (Ballantines)。現在大家流行喝單一純麥,著重在個性和探索,重點在「品」;調和威士忌則是「好飲」,重點在「飲」。喝單一純麥,酒是重點,喝調和威士忌,人是重點。各取所需。

不錯不錯,久沒喝,這種裝瓶廠的私藏真超值。我應該反向操作,從大廠普飲轉向裝瓶廠的私藏。大廠的買來放,裝瓶廠的買來喝。

雖然有備用瓶塞 (又斷了),還是直接換瓶吧
這酒不錯,讓我對調和式威士忌恢復信心
你看這酒色。真的會想讓人再倒一杯 (瓶身是百富 14 黃金桶,別誤會了)

總結,如果有在市場上看到,我會再買一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