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情人

離開那麼多年了,淡水始終是一個情人般的存在。無論身在何處,只要提到淡水,我就會想起波光粼粼的淡水碼頭和在夜色中蜿蜒向上的英專路。今天左右無事,再去看看這位老情人吧。

舊地重遊,只不過今天只有我倆到場。小孩跑出去玩了
這是十多年前暑假到訪的照片。小孩大了,Esther 卻沒什麼變

也許是疫情稍緩,雙北地區像是唱了空城計,人們都到中南部促進消費去了。難得這一趟淡水之旅走得如此輕鬆自在,連停車排隊都免了。只不過烈日當頭,我倆飢腸轆轆,實在舉步維艱。路經海風餐廳,直接拉著 Esther 進去打打牙祭。「我們兩個又吃不完。」「沒關係啦。」小姐啊,這吃的可是情懷。以前想吃海風,得要學長請客或是謝師聚餐,可不是窮學生吃得起的。再一次,就像我和朋友說過的,「現在來玩年輕時玩不起的東西,快樂指數很高。」

目標渡船頭,前進
不過今天不是例假日,老街上冷冷清清。「都去宜蘭了吧。」我猜
看見了走不開。Esther 就是這麼愛傳統的餅店。只得入內提了一袋走
這麼多年後,總算我又來海風了
一定要拍一張讓小孩羨慕一下,不過人少,魚蟹就先不叫了,Esther 也怕過敏

其實 2016 年間,海風餐廳曾因第一代老闆過世而暫停營業,但年底由兒子接手重新開幕。海風餐廳成立 50 幾年,是淡水街頭老牌的海鮮餐廳了,以「炒螃蟹」聞名。不過今天我們只有小點幾樣。而且還是 Esther 說得對,怎麼樣都吃不完。我們只得打包一盤花枝丸帶走。

順著老街,我們一路來到後方的金色水岸景點。這裡其實是一段 1.5公里長的河岸景觀工程,河畔的商店街道已經整理得煥然一新,並有新建築陸續施工中。雖然少了點老街味,不過整建還是必要的,才能擺脫舊日髒亂的惡名。原本想找攤蝦捲或烤花枝,但豔陽下只有一攤養樂多冰沙。Esther 塞了一杯給我,那甜膩的滋味真是讚得不得了。

頂著大太陽,我們繼續在中山路上走著
穿過淡水一信旁的小巷,我們來到海邊的步道。「馬偕之路?」怎麼我不知道有它的存在
因為馬偕博士上岸處在更接近出海口的地方
既來之則安之,拍張合照先
經過整治,海岸邊這條步道整潔明亮,可以直接走到淡水碼頭
對面就是八里渡船頭和觀音山
左側遠方是關渡大橋,灰撲撲的。天上的雲像是比了個「讚」
你知道,看到這種遠山大海,總是會發思古之幽情。沒想到一轉頭,Esther 已經去買養樂多了
「就是幫你買的啊。」「喔。」不爭氣地,我還是伸出了手
遠望出海口。只不過真的曬到皮膚發痛,看來今天走不到渡船頭了

稍作休息,Esther 還想再走,只不過已經曬得頭昏眼花。「來淡水就是這麼曬嗎?」「海邊陽光特別毒啦,因為海水會反射太陽光。」(否則為什麼叫「金色海岸」?) 想想算了,拉著 Esther 往回走。原本想要坐渡輪到八里過過兩人世界,只得就此打住。夜晚的淡水果然比較美,白天真是性烈如火啊。

沿著水岸,緩緩走回淡水車站。遊客稀稀落落,果然淡水的黑夜比白天美
咦?「我們這裡是後門啦,前後都是通的,東西一樣啦。」你看阿婆多積極,開個後門繼續攬客人
「我休息一下。」別走了,等會兒中暑就不好了

晚上出門閒逛,沒想到對岸都更的廢棄樓房被建商搞成了建築藝術。沒有在淡水夜裡欣賞到的燈光秀,竟然在台北街頭看到了,爽啊。

都更建商留下一棟樓不拆,不知道葫蘆裡賣什麼藥?
晚上搖身一變,廢墟變成夜店了。酷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