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導主任來了─我看 Molly 茉莉女孩

年前最後一天,我和 Esther 玩上癮了,就是不回家。想要保持年輕的秘訣,原來就是做年輕的事。我們穿著球鞋輕裝上街,混入一群群出門跨年的人群裡。

只要留心,城市裡處處是驚喜

不想往台北 101,我們反向走往華山藝文特區。官方稱這裡為「華山 1914 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我還是習慣使用舊稱),原是台北酒廠故址,在 1999 年成為藝文界、非營利組織及個人使用的藝術展覽、音樂表演等文化活動場地。空空蕩蕩的園區,經過多年復育 (就是讓年輕人搞東搞西),已經成為饒富生氣的文創聚落。我們跟著絡繹不絕的人群向內走去,偽裝成年輕的小情侶。優雅的音樂聲中,一旁海報引起了我的注意。「『南西肯恩』?」看來我脫節的有點嚴重,Legacy 裡表演的幾個樂團完全不認識。前陣子在空總 (現稱「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聽到「淺堤」(Shallow Levée) 露天演唱,呢喃的嗓音和厚實的吉他線頗為讓人驚艷,看來新興音樂力量後勢可期 (只要不簽給大型經紀公司就好)。

這裡前身是「台北酒廠」,是市定古蹟。今日已經翻轉新生
酒廠背後這塊草坪,是許多人週末的去處
我真是脫節了,Legacy 裡的表演團體一個都不認識

東張西望,這裡真的不一樣了。「只要觀察餐廳就好。無論展覽什麼文化或藝術,只要第一家餐廳沒被抗議沒有倒,一陣子後就會前仆後繼出現第二家第三家,那時就成功了。說文創,到頭來還是要結合商人才有機會。」Esther 說得一針見血。我們一瞬間又變回中年人了。

每個角落都有新鮮事。這裡真的不一樣了
真是奇特的建築,我猜以前貨車就在停在底下,直接從上裝入貨物
新舊並呈,才是能在台北存活的方程式 (不能只有古蹟,還要有餐廳)

角落旁,一間公仔形象的專賣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POPMART 泡泡瑪特?」我擠在一群學生後面探頭探腦,學人拿手機亂拍。繞了大半圈,Esther 拉我到旁邊。「你知道這是什麼?」「不知道。」「這是現在最夯的 Molly,就像積木熊一樣。」「喔?」我好像有點概念了。

POP MART 期間限定店。看來會在華山這裡待一陣子
其實 Esther 原本是拉我來買彈力繩的,沒想到誤入寶山
現在的公仔做得真是精緻。分色多且塗裝細緻
好像沒有禁止拍照。跟著人群,我也拿起手機拍了幾張
「你要拍這才對啦。」「這是什麼?」

來自日本的積木熊 (Be@rbrick),早已成為炒作標的。家裡附近的名錶店,甚至貌似有好幾隻 1000% 的積木熊輪流在店前站崗。去年我在 SOGO 看過一隻巴卡拉 (Baccarat) 水晶和積木熊合作的黑色水晶積木熊,才剛起了點興趣,就被 Esther 笑說是老人。「這種年輕的潮玩意兒,沒有人會想看到做在老氣的水晶上,除非買的是老人。」被她一說,我悻悻然請小姐不用拿出來了。花上萬塊還被說是老人,可惡。

Molly 是香港設計師 Kenny Wong (王信明) 的創作。我不認得 Kenny Wong,但他和兩位朋友組成的「鐵人兄弟」我就有印象,專做有點工業風、有點科幻的人物公仔,是最能代表香港玩具原創精神的團隊。

香港設計師 Kenny Wong 筆下的 Molly 在 2006 年誕生,近年受到瘋狂吹捧 (炒作)

Molly 被稱為茉莉女孩,主要就是一個嘟著嘴巴的小女孩。看來執拗、有個性,做著各種有挑戰性的事情,例如上太空。我在幾個太空版 Molly 旁繞來繞去,越看越有趣。「太空的好像是限量版的。」「對,而且我喜歡這幾隻大的。」我多年來的新手 101 心得,就是直接看貴的。商人一點也不笨,你想要的不會給,便宜絕對沒好貨。

這就是 Molly 啊
如同積木熊,Molly 也有原尺寸、400% 和 1000% 等比例的形式

「我幫你拍幾張。」Esther 看我真的有興趣,索性幫我拍了幾張和 Molly 的合照。正自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又年輕了一些。「你這樣看起來好像訓導主任。」「?」Esther 又戳到我的痛點了。

「你這樣很像訓導主任。」「啊,會嗎?」
翻翻手機照片,還真的有點像,難怪沒什麼年輕人站在我旁邊

看看 Molly 400% 的價格,還是有點猶豫,特別是這幾隻太空版。不過只有盲盒可買,肯定錢坑一個。「你爸不是說,家裡別亂擺娃娃嗎?」「喔,對啦。」Esther 使出大絕招把我拉走了。也是啦,瞪著人的 Molly,只怕長輩不愛。不過展覽還有幾個月,難保我不會回來接走這個壞小孩。

再見,今天空手而回,但收穫不少。回家去看煙火吧

後記:嫌手機畫面不夠好,我趁出門喝咖啡時順便再拍幾張華山藝文特區的正面照。找不到機車停車位,就讓 Esther 下車幫個忙吧。

沒有停車的結果,就只能拍到這種雜亂的照片
禁不住我的拜託,Esther 下車去拍照了
入口拍了,背後的草皮也不能不拍吧 (她快被我煩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