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倫之水─Arran Sherry Cask ‘The Bodega’ 雪莉桶威士忌

快報一下,疫情未歇,還是只能躲在家中。樓上鄰居幫朋友帶了一個兩歲的混血兒,精巧可愛。痛苦的是過去久住對岸的鄰居,不知道台北國宅的隔音不比上海豪宅,天天都讓過動的小孩在木頭地板上跑跳,每早八點到晚上八點。我的眼圈不知道還要黑多久。

藍藍的天,白白的雲。同樣的天,不一樣的我們
外面艷陽高照,難怪小孩坐不住

既然這麼辛苦,當然得要喝一杯。今天喝的是愛倫島的新酒廠 Arran 的雪莉桶 ‘The Bodega’ 單一麥芽威士忌 。

今兒個開箱的,是後起之秀 Arran 酒廠的雪莉桶原酒
包裝桶上直接就印了愛倫島的位置
漂亮的瓶身。上寬下窄,略有麥卡倫曼妙瓶的感覺

Arran 酒廠 (Isle of Arran Distillers) 是新酒廠,1995 年才成立,位於愛倫島最北方城鎮 Lochranza。緣起於 Chivas 前董事 Harold Currie 和建築師好友 David Hutchison 某次酒過三巡,決定在愛倫島設立一家酒廠。蘇格蘭西海岸的愛倫島其實原本就以生產優質威士忌 (大半非法) 聞名,但自 1837 年最後一家 Lagg 酒廠關閉後,就再也沒有過合法酒廠出現。1991 年 11 月,Currie 和 David 成立新公司,開始建設酒廠的計畫。起初非常不順利,因為除了從地主手上取得土地,還得通過蘇格蘭政府的核可。政府機構蘇格蘭自然保護 (Scottish Natural Heritage) 始終持反對意見,當地居民 (退休人士居多) 亦然。但酒廠最後疏通成功,1994 年 12 月 16 日 Lochranza 被剷掉第一塊草皮。1996 年 6 月,Arran 酒廠的第一桶威士忌開始桶陳。相隔 150 幾年,愛倫之水 (Arran Water,島上威士忌的稱謂) 重返愛倫島,但是這一次合法了。

愛倫島是蘇格蘭第七大島,其實遠在我們熟知的威士忌產區南方
愛倫島平均溫度一月 6 度,七月 16 度。和北部相比溫度高了一點點,對熟成速度不知有無影響
這是北部威士忌大本營達夫鎮 (Dufftown) 的氣候。一月平均 2.7 度,七月平均 14.2 度

Arran 的設備和建設都是新的,使用小型蒸餾器,以及愛倫島上戴維湖 (Loch na Davie,Loch 是蘇格蘭語湖泊的意思) 的乾淨水源。戴維湖位於島上偏遠的山區,沒有鋪好的路可以到達,最近的小鎮遠在 4 公里外,水質乾淨。格拉斯哥大學將其評定為蘇格蘭最純淨的水,這也是 Arran 酒廠決定在 Lochranza 設廠的一個重要因素。資料上看,戴維湖長 80 米,寬 25 米,其實不大,水源主要來自高山融化的雪水。我個人認為這湖應該不足以支撐一個威士忌酒廠的用水,就好把噶瑪蘭 (Kavalan) 設廠,礁溪當地的地下水被消耗殆盡一樣。

wiki 上 Arran Distillery 的照片 (圖片來源)
Loch na Davie 戴維湖。在很多登山客拍到的照片中,這是個小湖,有時甚至綠草如茵 (圖片來源)
水夠不夠釀酒不知道,不過戴維湖已經被 Arran 酒廠直接放到瓶子上了。這家酒廠很會行銷
歐比王 (伊旺麥奎格) 於 1998 年 7 月 25 日打開了第一桶 Arran 單一麥芽威士忌 (圖片來源)

果不其然,Arran 於 2016 年宣布在愛倫島南方設立第二家酒廠 Lagg (Lagg Distillery),以因應產量需求和遊客人數增加的問題。由於使用的是地下水,生產的是「濃郁、泥土和煙燻」風味的威士忌,有別於北方 Lochranza 廠區。我實際看了 Lagg 官網介紹,目前貌似都採包桶的方式販售。2019 年 4 月 27 日,Lagg 酒廠迎來第一批訪客─Lagg Cask Owner (包桶的 VIP 客戶)。官網上載明 2019 年時該廠一共有 700 桶原酒,第一批訪客到訪時已經賣出一半以上。WOW!

北方 Lochranza 廠,南方 Lagg 酒廠。兩側的遊客中心訪客極多,為當地帶來不少觀光財

來看這支 Arran 無年份的雪莉桶原酒。酒名 ‘The Bodega’ 代表這酒使用了西班牙赫雷斯的雪莉桶 (“Bodega” 是酒莊的意思,當地雪莉酒業界稱自己為 “Bodegas”)。此外雪莉酒的類型很多,如常見的 Fino、Oloroso、Amontillado 和 PX 等,但廠方只說這酒使用雪莉豬頭桶 (Sherry Hogshead) 陳年,沒有細說使用的是哪種雪莉酒。

Sherry Hogshead 陳年。圖上愛倫島的金雕有故事,據說建廠時為了一對保育類的金雕耽擱了一陣子

豬頭桶 Hogshead,就是 225-250 升的小橡木桶,據說是重量與一頭豬相當而得名,是威士忌業界常見的桶型之一。Sherry Hogshead 表示橡木桶做好後有先用雪莉酒潤桶兩三年。

實際開瓶。其實原酒應該稍微加幾滴水,或是需要一段時間醒酒。但就像我和朋友說的,我這是「開箱文」,不是品酒文。開的動作一定是要拍的。

Esther 說有櫻桃味,我覺得有一點橘子皮的活潑香氣

先看酒色,是暗紅的蜂蜜色,有點像是龍眼蜜。由於是原酒,聞起來刺激,有葡萄乾、夏威夷豆、橘皮 (Esther 說是櫻桃)。實際入口,很具衝擊力的嗆、如白蘭地般的葡萄味 (不到蜜餞)、一點點胡椒,還有我認為的木桶味 (Esther 說是軟木塞)。沒有任何泥煤、煙燻。後段餘甜,帶出一點澀味。這支酒有一點像是動作片,很有爆點。但我認為只要一加水稀釋,這戲劇化的效果就會淡化 (顯露出真正的底蘊)。

酒色偏紅,有點接近龍眼蜜了

來和 OMAR 雪莉桶基本款交叉比對 (即使兩支濃度有別)。酒色兩家很近,都是偏紅的蜂蜜色。聞香的話 OMAR 偏熱帶水果,Arran 偏柑橘。喝幾來的感覺,OMAR 明顯桶陳不夠 (只有 4 年),酒精辣度較明顯,但 Arran 感覺起來木味很重,受木桶影響很大。如果不是用新桶 (用雪莉酒潤桶而已),就是豬頭桶小桶的特色。網路資料一查,哈,這酒用的是 first fill 的雪莉豬頭桶,桶陳 7 年而已。我沒有猜錯。

網路資料看到,這雪莉桶原酒年份是 7 年

總結一下。這酒夠戲劇性。包裝精美,但感覺酒體太過年輕。如果貪醉 (55.8% 原酒) 可買,如果要品飲,我可能會再往高年份挑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