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侏羅紀

過去聽過唱片愛好者到音樂行買了一疊唱片回家,卻發現自己已經買過某幾張了。今兒個,我也發生這種糗事,只不過對象是小說。

買的時候就有點狐疑,一回家發現真的買過了

和 Esther 去吃飯,難得看到 (還沒倒的) 金石堂書店。拾級而上,隨手翻了幾本書。「咦,這本書怎麼有點陌生?我有買過嗎?」麥克‧克萊頓 (Michael Crichton) 2008 年離世,但他遺留下來的科幻旅程卻繼續影響世人。我先前就買過不少他的作品,後來閒逛拍賣網站,別人出清的小說都成了我的座上賓。這些驚心動魄的作品,只要銅板價格就能買到,當今的愛書人士真是有福。

這些作品,許多在今日都是銅板價。不買嗎?ㄧ

言歸正傳。回家後,我發現「已經買過了」的這件糗事,不過無損再訪侏羅紀的雅興。書到手後先來看看譯者 (我的習慣),沒想到一看看出有趣的事情。

舊版的《侏羅紀公園》繁體中文版 (1993) 是輕舟出版社印行,譯者是章慶雲、齊洪、黃寶華、葉凡、紀衛平和吳笑梅等六位。手上這本 2017 年新的《侏羅紀公園》則是新雨出版社出版,譯者是鍾仁。封面裡簡介說明,「鍾仁」是大陸譯林出版社社長章祖德、資深翻譯家祈阿紅、外文編輯孫峰、南京政治學院英語教師吳曉妹、科技英語翻譯紀衛平等人的合譯筆名,取「眾人」之諧音。譯者一共是五位,而且大多來自對岸。「不知道繁體中文的品質是否流暢?」我邊嘀咕,邊開始展卷閱讀。

舊版《侏羅紀公園》譯者,一共有六位
2017 年新雨出版社版《侏羅紀公園》,譯者是鍾仁,列表中列出是五人的合譯筆名 (少了一人?)

翻了幾頁,突然發覺到,這翻譯的文筆好順哪!一點都沒有其他作品直接簡繁轉換的毛病。我起了好奇心,開始比較兩個版本在相同章節的翻譯語句,答案是「一模一樣」!

有沒有這麼糟的事,竟然買到內容被盜版的新書?仔細一查,才發現是烏龍一場。原來輕舟出版社時期的中文版權 (1993) 已經被大陸譯林出版社買走,2005 年在對岸發行了簡體中文版的侏羅紀公園。同樣一份中文版權,2017 年又授權給了台灣的新雨出版社,才有這種似曾相識的情形。不過,直接沿用同樣的譯者名稱就好了,偏要搞個什麼「鍾仁」,多此一舉。

舊版翻譯
新版翻譯。一模一樣,只差恐龍譯名略有替換
來看看譯者之一祈阿紅自己的說明吧 (來源)。星光出版社和輕舟出版社老闆應該是同一家人

另外,「譯稿復活」這麼幸運的事情,沒有出現在作品續集《侏羅紀公園 2:失落的世界》上。大陸 2015 年譯林版的譯者是祈阿紅、紀衛平和孫永明,台灣新雨出版社 2017 年的繁體中文版譯者同樣是這三位,舊版 (1996)《侏羅紀公園 2:失落的世界》繁體中文版譯者郭玢玢、黃淑芬、張嘉慧、朱珊慧、彭淑美的譯本,就此遺留在失落的世界裡。讓我們鼓掌感謝他們過去的付出。

《侏羅紀公園》在對岸是譯林出版社出版,取得繁體中文版的版權
《侏羅紀公園 2》出版社是花山文藝出版社,沒有購買台灣繁體版的中文版權
台灣新雨出版社的《侏羅紀公園》是跟大陸譯林購買授權
新雨的《侏羅紀公園 2》也是採用大陸版中文版權。為什麼沒有跟星光/輕舟買,不得而知
1996 年版的繁體中文《侏羅紀公園 2》譯本成為絕響。讓我們為這些譯者曾經的付出致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