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粗暴─打木棉果

閒來無事的端午連假,隨興拿了相機上樓拍拍白雲。沒想到今兒個艷陽高照,什麼花朵般的雲兒都沒見到,只得尷尬地和上樓曬衣的住戶打個照面,拾級下樓。

閒來無事,突然想拍藍天白雲。上一次來這裡拍雲,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難得上樓,今天卻是艷陽高照,大一點的雲朵都沒有
有時單是看著白雲飄過,就能讓人遠離塵囂

回到桌前,窗前白花花的棉絮飄過我的眼前。這是怎麼一回事?定睛一看,原來是市政府未雨綢繆,在木棉果實成熟期先用人工將果實打下,以免棉絮飛散。其實,這動作已經晚了約莫一兩個星期,因為棉絮老早飄得到處都是,Esther 整天咳嗽打噴嚏。不過亡羊補牢猶未晚矣,該做的還是得做。

咦?這滿天飛舞的棉絮是怎麼回事?原來是有人在施工

木棉其實不是台灣原生種,原產於印度。花期時花朵火紅亮麗,枝幹挺直整齊,此外栽培和移植容易,因此漸漸成為各地都市重要的行道樹,木棉花更成為高雄市花 (木棉也是高雄市樹)。

木棉花 (圖片來源)。明年若記得拍,我再換上自己的照片

只不過喜樂參半,有得必有捨。2-3 月亮麗的木棉花期一過,4-6 月就是滿天棉絮飛舞的落果期。木棉棉絮除了會影響居民的生活品質,對花粉過敏的人還容易因棉絮引發氣喘。白花花的棉絮飄進小吃攤、商店街,做生意的無不叫苦連天。

這裡有一則 2003 年的《論木棉》專文,值得一看,只不過情況貌似沒有改善

「哇!真是簡單粗暴。」稍加觀察後,我不由得皺起眉頭。忝為二十一世紀的台北市,施工單位就只是直接拿根竿子四處揮打,棉絮就在空中爆開,如同煙火的煙霧般飄往下風處。「應該還有其他方法吧,這未免太便宜行事了。」上網查了一下,其他縣市政府施工時有時會先用水柱噴灑,打下棉絮時就不易飛散。其實不妨拿個大型吸塵器,直接將棉絮吸入大型集塵袋中,豈不是更為省事?我應該繼續研究,然後申請個公司當包商,全台吸棉絮去。

施工大哥靠的就只是一根竿子
哇,棉絮在空中爆開,然後四處吹散
在風中,掉落的棉絮就這樣一路飄向大街
哇!又來一團!

棉絮其實是有用途的,資料上看棉絮目前在世界各國工業中,是廣泛用於隔熱隔音的優質材料,也在嘗試用於混紡。今日的廢柴,他日或許會變黃金也說不定。

二十一世紀了,雖然辛苦,但應該有更聰明的做法才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