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風小紅書─《企鵝日曆 2022》

「你看!」Esther 端著 iPad 滑給我看畫面。「這是別人開的書單,怎麼可能看得完?我也只看過幾本而已。」「喔。」今天忙了一整天,腦力放盡,晚上還拿這麼燒腦的東西刺激我 (T⌓T)。話說 Esther 的新歡小紅書,未免也太恐怖,簡直就是 (幫她) 開了一扇通往成功人士的窗。我手機上的臉書,還是刪了吧。

不是我拍得暗,而是這樣才能顯示橘皮書真正的顏色,所見即所得

別人的書單看不完,但照片背景裡的書牆可以學一學。Esther 想要企鵝日曆,沒問題,我甚至多買了一本進來,讓雜亂的案頭多點文學氣息。

單只是把書擺上桌,就已經很有型了

這本《企鵝日曆 2022》其實有個重要的副標,那就是〈世界文學勝地巡禮〉。日曆中的每一天,小企鵝都會帶你走訪一處文學勝地。有趣的是,如果快速翻動日曆頁面,左下角的企鵝就會活潑的動來動去,真是討人喜歡。

來一場與企鵝一起的「世界文學勝地巡禮」
跟著活潑的企鵝出發吧

這本《企鵝日曆》是由企鵝蘭登書屋 (Penguin Random House) 集團下的企鵝出版社 (Penguin Books) 出版。說到企鵝蘭登書屋,其實是由蘭登書屋 (Random House) 和企鵝出版集團 (Penguin Group) 合併而來。蘭登書屋我想很多人不陌生,下面會簡介一段。企鵝出版集團 (以下簡稱「企鵝」) 則是出版容易攜帶的平裝書,封面均採純色底色設計,簡潔易懂。原本蘭登書屋的商標是一間房子,企鵝則是一隻站在橘色背景前的企鵝。兩家公司合併後,在永久商標設計好以前還發佈了一個新的臨時 Logo ──企鵝和一幢整潔的房子並排放置。有人開玩笑說企鵝有了間房子,或是蘭登書屋有了隻寵物。不過最後定案版本沒有這麼戲劇化的發展,而是企業識別字體兩側加上橘色線條而成。嘖。

企鵝 + 蘭登書屋,成了全球市佔率最高的出版集團。 2014 年發表最終定稿的新 Logo。房子和企鵝都不見了,留下橘色線條連結原本的企鵝標誌
不過新 Logo 對這個出版巨擘是有幫助的,有助於管理底下繁多的出版社品牌

蘭登書屋 (Random House) 由 Bennett Cerf 和 Donald Klopfer 於 1927 年創立。兩年前他們用 20 萬美元從出版商 Boni & Liveright 那裡買下一套 109 本的《現代文庫》(Modern Library) 版權,打算重印這些經典文學作品來出版。套句 Cerf 的話說,「原本我們只是想隨機出版幾本書。」這句話暗示了蘭登書屋命名的由來 (“Random”是「隨機」之意)。1934 年,蘭登書屋在英語世界出版了愛爾蘭作家詹姆斯.喬伊斯 (James Joyce) 小說《尤利西斯》(Ulysses) 的初版,距絲薇雅·畢奇 (Sylvia Beach) 1922 年在巴黎出版的法文版隔了 12 年。這部小說以時間順序,講述了主角──苦悶彷徨的都柏林廣告推銷員布盧姆為了逃避妻子莫莉將在下午四點與情夫幽會的事實,如何在都柏林各角落消磨了他平凡的一天。這本書被認為是現代主義文學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應該也要列入我的書單中。我把這個想法告訴 Esther,她卻覺得我應該看不下這種太燒腦的書。我還是回去翻翻《波西傑克森》(Percy Jackson) 好了。

來看官網的大事記。1925 年蘭登書屋兩個創辦人買下一套《現代文庫》的版權,開始了出版事業
1927 年公司更名為蘭登書屋 (Random House)
1934 年出版《尤利西斯》(Ulysses),1935 年 Allen Lane 成立企鵝出版社 (Penguin Books)

2013 年,蘭登書屋的母公司德國貝塔斯曼集團 (Bertelsmann) 與擁有企鵝的英國培生集團 (Pearson Plc.) 簽署協議,將各自旗下的蘭登書屋與企鵝合併成一個全球最大的圖書出版公司──企鵝蘭登書屋,佔全球出版業市場 25% 以上的份額。去年 11 月,這個全美最大的出版集團又用 21.75 億美金併購規模第三大的西蒙與舒斯特 (Simon & Schuster),引起軒然大波。2021 年 11 月 (也就是上個月),美國司法部提起反壟斷訴訟,企圖阻止企鵝蘭登書屋收購西蒙舒斯特。結果如何,尚未分曉。不過說到保護作者和市場,也該有人去管管 Amazon 了 (Amazon 佔六成以上的電子書市場)。

2013 年,兩大巨頭合併,企鵝蘭登書屋 (Penguin Random House) 成立
2016,美國、加拿大、西班牙甚至拉丁美洲等各地的組織完成合併或收購版權
2021 年,觸手伸向美國第三大出版社西蒙與舒斯特 (Simon & Schuster)
企鵝加上房子,現在又多了一個人。Logo 該不會變成一個人在屋子裡養了一隻企鵝吧

邊拍照,邊翻了翻這本橘皮書。這是一本在時間和空間中跳躍的日曆,並沒有按照地理位置上的順序,而是依照作家誕辰、紀念日等線索串起今年的內容。此外,這本中文版《企鵝年曆 2022》是由對岸的企鵝蘭登中國出版,所以內容已經充分本地化,所以也可以在裡面看到白先勇的《台北人》等台灣作家的作品介紹,同登世界文學舞台。我覺得很棒。

Esther 最近愛上看書,可能是被小紅書上的風氣刺激到了
企鵝的出版品都是以容易攜帶的尺寸出版,小開數,一手可以掌握
日曆中的內容是這樣的。畢竟出版社已經落地生根,內容都是中文化了
二十四節氣反映了季節和氣候的變化,企鵝日曆也沒錯過
台灣文學作家的作品也沒缺席
看完小橘書,來看小紅書。小紅書上真是熱鬧滾滾,習慣了臉書的銅臭味,這裡有點香啊
看看別人讀書群的書單吧。當個上進的知識分子真是不容易 (你沒看錯,密密麻麻的都是便利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