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閃四城

好不容易把小孩送出門 (只是去玩,還沒有開學),偷閒享受一下兩個人的時光。五月疫情爆發以來,小小的家裡每天都是人。總算,看見曙光了。

陽光綠野,總算換我們出門了

最近宜蘭高鐵選址案沸沸揚揚,我們湊熱鬧去看看吧。不過忝為宜蘭子弟,我真對四城不熟。每次 Esther 問我宜蘭有什麼城鎮,我總是「頭城、礁溪、宜蘭、羅東、蘇澳」這樣的順序念一次。學好這些後,她又開始問起哪邊是冬山、三星、員山、壯圍。我只能籠統說「壯圍靠海,員山靠山,冬山在南」。不過三星我就不熟了,誰叫小時候沒有同學住三星。

四城,原來是礁溪的一個小站 (鐵路先到礁溪站,然後才是四城站)

「剛才過了嗎?」上了車用導航,一下子就開過四城派出所了。兩側都是大片稻田,這裡要當高鐵站,太可惜了吧。老爸常說,一塊田地好不好,看種出的稻有多少斤。「一萬斤地」表示一甲地能種出一萬斤稻穀,「八千斤地」就是能種出八千斤稻的地。我們自家的都是良田,比外公家的田好。只是我不好意思當面跟老爸講,良田還是比不上樓房。後來外公的土地命中都市計畫,樓房遠比稻穀香多了。

一下子就開過頭了,只好拍張 Google Map 示意。四城這裡大多仍保留農田處處的鄉村景色
只是四城離宜蘭還有段距離,設高鐵站有效益嗎?還要開車幾公里才能進宜蘭市區啊
宜蘭車站旁,原本就是交通中心。若能兩三鐵共構,或許能如南港高鐵站般便利
妙的是,交通部 (和地主?) 初步不這麼看。來源:交通部鐵道局資料

哀哉,就是這一句都市計畫,讓我們的良田變水泥。高鐵在台灣西部短短不到四百公里的土地上,就興建了十二個站,現在又來染指東部了。雖然交通便利掛帥 (都說要讓子弟返鄉方便),但開通後載來的都是一車車貪婪的觀光客。他們週五來,著急地打卡、吃喝,猛吸變混濁了的鄉間空氣。假期結束前,他們毫不眷戀,轉身留下滿街垃圾返家了。鄉間回復平靜,慢慢消化掉遊客帶來的繁華與負擔。等到下一個假期,他們帶著滿身疲憊又回來了。

回礁溪吧。天高地闊、心曠神怡,難怪都市人趨之若鶩
有趣的是,休養了幾個月,大地恢復了一點生機
雖我是遊客,但我不希望農田變車站,溫泉被抽乾
「先練習一下小孩上課後的空窗期。」「喔好啦。」後面那個出聲的才是我
走馬看花。湯圍溝公園仍然關閉中
順便看一下房地產行情。以前土地每坪才八千一萬塊,現在簡直是天價
宜蘭必買。我覺得也還好,宜蘭蜜餞倒是不錯吃
不過伴手禮還是要買的。親友團指定厚牛舌餅、金棗蛋糕、芒果蛋糕和牛軋糖
牛舌餅入手!
一旁的紅心芭樂實在太香,忍不住下手買了 (親友注文下次還要)
「滷味你又不吃。」其實我愛,而且覺得很好吃,只是太熱了懶得走過去
買杯 85 度 C 咖啡吧。今天消費力不強,改天再買隻甕窯雞

無解。唯有長久設想的國土規劃和執行力強的政府機關,才有辦法保護這塊土地。我們四處看到「愛台灣」的標語,但真正愛惜「這塊土地」的人還是不夠多。水泥填了,良田就沒有了。農舍蓋了,地下水就乾了 (你以為農舍牽的是自來水管線嗎)。下沉的是你我安身立命的最後一塊土地,但短視近利的政府看不見,抬轎的人民也看不見。

準備回家。即使礁溪有千千萬萬個停車場,我都只停「寶貝停車場」(因為沒什麼人停)
旁邊就是寒沐酒店。每次停車,都會想說進去喝杯咖啡
不過風景這麼好,待在室內就可惜了
揮揮衣袖,四城勘場之旅結束

Leave a Reply